16城跻身GDP万亿俱乐部 央视:扩容的岂止数字

原标题:《中央电视台财经评论》,超过16个城市加入了万亿城市俱乐部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扩张

最近,万亿城市俱乐部的话题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

2018年宁波和郑州的国内生产总值首次超过1万亿元,中国16个城市加入了“1万亿俱乐部”。庞大的城市经济关系到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的福祉。这不仅是人民的关切,也是地方政府的关切。许多分析人士认为,这份数万亿俱乐部的更新名单也对那些规模接近数万亿元、但尚未入围的城市造成了巨大影响和压力。

当一个城市的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一万亿时意味着什么?还有哪些其他方面可以提高城市的竞争力?7月14日晚,《央视财经评论》邀请中国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冯奎和来自杨光的财经评论员王冠到演播室进行深入分析。“”万亿国内生产总值意味着什么?

新闻链接:中国16个城市加入“万亿俱乐部”时间表

2006上海

2008北京

2010广州

2011深圳、天津、苏州、重庆

2014武汉、成都

2015杭州

2016南京、青岛

2017无锡、长沙

2018宁波、郑州

冯魁:应更多关注国内生产总值数量

冯魁背后的质量含义, 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与发展中心学术委员会秘书长:从某种意义上说,万亿俱乐部是虚拟的,这仅仅意味着这些城市已经跨过了数万亿元的国内生产总值门槛。

我们应该重视国内生产总值,但不要担心国内生产总值。换句话说,不要只谈论国内生产总值,也不要放弃国内生产总值。极端的理解不利于经济发展。

国内生产总值超过1万亿,意味着城市的区域带动力和辐射力大大增强,意味着其在全国经济发展中的地位。然而,它背后的质量含义值得更多的关注。国内生产总值是如何产生的?未来会走向何方?我们能走向高质量的发展还是仅仅是数量的积累?这更有意义。

Crown:万亿国内生产总值既是一个数字门槛,也是一个心理门槛

Crown杨光金融评论:从全球角度来看,国内生产总值仍然是衡量一个城市、一个地区和一个国家最重要的经济硬指标和硬实力。

在全球经济增长缓慢的情况下,中国的城市经济区,包括这些被称为明星的充满活力的城市,它们的稳步发展是中国对其稳步发展的信心和信心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数万亿的国内生产总值是一个数字门槛,也是一个心理门槛,这反映了中国的经济弹性和发展自信。

冯奎:引领中心城市城市群带动区域发展

冯奎,中国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学术委员会秘书长:中国经济结构,尤其是空间结构不断优化。已经出现的数万亿个城市都在不同程度上反映了中心城市和周边城市群之间的关系。例如,武汉和长江中游的城市群联系紧密。成都、重庆和成渝城市群联系在一起。上海、南京、杭州等数以万亿计的俱乐部成员与长三角城市群联系在一起。京津与京津冀城市群联系在一起。

这意味着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了以中心城市带动大都市圈和城市群发展的新阶段,这对中国未来持续、高质量的经济发展非常有利。

Crown: GDP万亿俱乐部应该关注明星城市

Crown杨光财经评论员:过去人们常说某个区域内的大城市往往是明星城市,但现在它正成为明星城市的矩阵。例如,广州和深圳是广东数万亿俱乐部之一,但佛山2018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已经超过9900亿,东莞接近8500亿,这是群体效应或联动效应。

国内生产总值从来没有平均分配过,这符合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如何避免聚集引起的虹吸效应,扩大这种积极的驱动效应,是值得研究和期待的。

如何进一步提高城市的竞争力

因此,城市群的发展不能简单地通过行政手段来划定某些区域,也不能通过“牵线搭桥”的形式来实现。相反,它可以真正打破行政壁垒,促进要素流动,其中人是关键因素。目前,有一些城市群,特别是大城市,由于种种原因,对农民工或低技能人口有较高的阻碍,只愿意吸收高端人才,不利于城市的未来发展。

Crown:城市应该在城市发展中找到自己的比较优势

Crown杨光财经评论员:进入万亿俱乐部的城市有着良好的经济基础和一定的区域地位。

与过去相比,彼此之间应该有更合理的分工,因为不可避免地存在协同和竞争。此时掌握比较优势非常重要。例如,武汉近年来发展势头良好。武汉的一个重要优势是高校资源丰富,拥有80多所高校和大约100万名大学生。因此,近年来,武汉在留住人才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包括支持大学生在重庆创业、买房和定居,成都和重庆的一个城市群也可以看到类似的做法。

冯魁:深化改革,促进要素向大都市区和城市群的充分流动

冯魁,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与发展中心学术委员会秘书长: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我们的城市发展经历了一个单干的过程。到目前大都市圈和城市群的时代,大都市圈和城市群将主导未来20-30年中国城市发展的基本趋势。

在城市群中,我们不仅要强调龙头老大,还要强调它与周边中小城市的关系。城市发展不仅仅是为了机场和码头的建设而竞争,而是为了促进整个大都市地区和城市群的土地、资本、人口和科技要素的充分流动。只有这样,才能增强大都市圈发展的弹性,为中国经济发展提供更大的空间。

Crown:城市竞争是吸引“新市民”的竞争。只有当人们来了,才能有成长。

皇冠中央和广州财经评论员:没有一个城市或地区在任何时候和任何国家的人口净流出面前实现了持续的经济增长。对于已经加入或未来可能加入数万亿俱乐部的城市来说,如何不断吸引新市民加入,如何提供一个以人为本的宜居、方便商业、方便学校、方便老年和方便工作的城市环境,将是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