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评语还能这样写?这个老师的39张图太牛了

Hong Yan说绘画是他的爱好,他没有接受过绘画方面的专业培训。至于他为什么会想到“画”的最后评论,洪艳说他一开始就有“脸盲”。

“我记住名字的能力相对较弱。开学前几天,孩子们热情地叫我“好洪老师”。然而,我一开始无法喊出他们的名字,感到有点内疚。”洪艳说,作为一名班主任,一个人应该立即记住每个孩子的外貌,并喊出他们的名字,这将使孩子感到被认可和重视。为了尽快记住,红颜“强迫”自己回忆起白天每个孩子的照片,然后把孩子和他们的名字配对。

虽然画一个孩子只需要半个小时,但洪艳下班回家后会抽出时间来画。学期快结束了。“学期结束时,我想写一篇关于我孩子的评论。我希望对我孩子的评价是热情的,而不是简单地写几句关于孩子好坏的话。”虹燕决定在学期结束前画出所有学生的肖像,并把它们与最终评估结合起来,作为给孩子们的最后礼物。

天才!最后的评语也可以写成“对联”:数学老师使用最后评语的肖像版本,语文老师也不甘示弱。杭州丁岚实验中学的老师汪洋军给孩子们做了“对联”。

汪洋君是丁岚实验中学九年级的语文老师,也是908班的班主任。他说对联可以说是班上的一项特殊活动。孩子们从新年的第一天开始接触对联。起初,它们不够整洁。现在他们几乎都是“对联的小主人”。

王阳君说,虽然平时写对联“非常频繁”,但这是第一次用对联写评论。他结合了孩子们的个性、一学期取得的成就和亮点,以及他对未来的希望。

为了让学生增加对汉语的兴趣,他还努力记录一些有趣的微课。去年暑假,王杨君开通了自己的公开号码和颤音号码,现在他有近20万粉丝。

硬核!化学方程式也可以是最后的评论

最近,浙江金华洪斌高中的化学老师鲁米飞让班上42名学生“跪下”,因为她用化学方程式写了最后的评论。

卢米飞是洪斌高中二年级七班的化学老师和班主任。对于一个化学老师来说,想几十个方程并不难。困难在于解释每一个等式并与学生的个性相一致。陆冕飞坦率地说,每个学生的评论至少需要半个小时或更长时间,有些甚至需要一个小时。

至于为什么“自找麻烦”,卢米菲说,学生们选择这门课是为了表明他们非常喜欢化学,她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使化学更有趣。当然,陆先生还有另一个层次的考虑:“下学期一开学,我们就要考三本书的内容,其中一些是高一的知识点。恐怕他们已经忘记了这些方程式。顺便说一句,我们也将帮助他们审查这些文件。”

来源:文汇报

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搜狐了解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