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全球化视野构建“大贸促”体系

随着中国与世界的深度融合和国际国内市场的日益互动,全球农业资源配置成为必然趋势。近年来,中国农产品贸易逆差进一步扩大。我们如何理性看待这一现象?如何从不同纬度和国际视角理解农产品出口的意义和作用?外国通常采取什么措施来促进农产品出口?什么值得学习?

近日,记者采访了南京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朱静教授。自2001年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世贸组织)以来,她一直密切关注中国的农业贸易,许多研究与此密切相关。

出口与国内销售应该形成良性互动

记者:许多农产品出口企业在采访中报道,一方面,中国农产品的低成本优势逐渐丧失,各种成本不断上升;另一方面,中国农产品出口面临越来越多的壁垒,壁垒越来越高。你认为农产品出口面临什么挑战?

朱静:随着国内劳动力成本上升,生产资源约束更加严格,国际贸易环境日益复杂,中国农产品出口面临诸多挑战,主要表现为:

第一,非关税贸易壁垒严重阻碍中国农产品出口。随着关税税率的逐步降低,关税贸易保护措施的影响大大减弱。相反,以动植物检验检疫标准(SPS)和技术性贸易壁垒(TBT)为代表的一系列非关税措施更加隐蔽,更不容易监控和预测。与此同时,中国农产品的主要出口市场是世界上所有主要采用动植物卫生检疫和技术性贸易壁垒措施限制贸易的国家和地区。

第二,新兴市场发展不足限制了中国农产品的出口潜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市场潜力巨大。然而,这些国家的食品和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法律体系复杂,语言差异大,通知机制差,贸易控制措施不透明。此外,中国目前缺乏针对这些具有发展潜力的新兴市场的有针对性的贸易促进项目,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农产品向新兴市场的出口。

第三,优势农产品的国际竞争力下降。中国农产品出口总体上以初级农产品和粗加工为主,附加值低,缺乏品牌建设。长期以来,中国一直依靠价格优势来获得竞争力。然而,近年来,劳动力成本上升和农业资源成本上升导致生产成本上升,价格优势减弱。

第四,农产品贸易促进体系不完善。目前,我国农产品贸易促进体系还不完善。没有针对中国农产品出口特点和具体贸易问题的特殊出口促进项目,也缺乏国际贸易预警和监测等必要服务。

记者:在我国优势农产品出口竞争力减弱的同时,我国国内消费需求不断升级,国内消费市场巨大。我们能不能削弱农产品出口的促进和推广,把出口引向国内市场?

朱静: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农产品数量大幅增加,出口质量起点也在稳步提高。在从被动适应到积极追求国际标准的过程中,许多企业建立了非常完善的质量监督和产品安全监督体系,并在世界上树立了良好的声誉。我们要树立“一标两市、对外推广、对内全面发展”的理念,培育出口农产品国际竞争新优势,促进国内外贸易一体化发展,促进优质农产品出口保护和全民共享。一方面,农产品出口和国内销售相互促进

朱静:无论是横向比较国家还是纵向历史比较,农业的重要性在新时期和新阶段都不断得到确认。以美国为例。作为世界上一个主要的农业国家,美国不仅养活了近3亿人口,而且还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国。尽管国内生产总值和就业人口在美国农业中所占的比例约为1%-2%,但美国仍然非常重视农业。美国政府除了对农业科技进行充分投资之外,还实施了长期农业补贴政策,以确保农民收入,稳定农产品价格,并确保农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对我国来说,农产品出口具有特殊的意义。

首先,农产品出口可以扩大就业,增加农民收入。农业出口企业在当地农村人口就业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我国主要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企业通常设在产地附近,便于收集原材料和加工,对解决增加农村就业和收入问题具有重要意义。

第二,农产品出口可以优化农业产业结构,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与一般农业生产主体相比,出口企业具有生产方式更先进、资本更丰富、管理更高效、生产要素回报率更高等特点。此外,中国水产品、果蔬等劳动密集型农产品作为出口欧美等发达国家的主要农产品,具有经济回报高、国际竞争力强的特点。生产要素向出口企业和优势农产品的流动,极大地促进了我国农业资源的再分配和产业结构的优化。

第三,农产品出口可以促进农业绿色发展和科技进步,增强产业竞争力。与中国现行的生产标准相比,主要进口国(特别是发达国家)出于环境、质量和安全考虑,对中国农产品出口的要求越来越高。中国出口企业不断提高生产效率,加大科技投入,规范生产流程,不断克服一系列“绿色”和技术性贸易壁垒,取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上述宝贵经验对于中国企业了解国际农业基本情况,促进国家标准与国际标准的相互认可,建立农业生产环境保护机制,提高农产品技术含量,建立生态农业具有重要的示范意义。

第四,农产品出口可以优化农业管理体系,促进产业融合。长期以来,中国农业一直面临小生产大市场的问题。与一般生产实体相比,出口企业具有专业化、规模化、高度集团化和快速适应市场需求的特点。为了提高国际竞争力,相当多的出口企业正试图通过并购或新建来实现农业生产、加工和出口的一体化。产业的纵向整合和供应链的不断完善有助于建设一批领先的农产品企业,增加企业间的竞争压力,促进适者生存。

应该为企业提供更具包容性的公共服务

记者:如何提升中国主导农产品的出口竞争力?国外采取了哪些有效措施来促进农产品出口?什么值得学习?中国应该在促进农产品出口方面确定哪些关键方向?

朱静:如何在增加进口的同时,提高具有比较优势的农产品出口水平,稳定农业就业,保障农民收入,是扩大农产品出口的重要战略

许多外国已经采取措施促进农产品出口,例如美国、欧盟国家,甚至不是主要出口国的日本。以美国为例,美国的农产品出口促进措施体系非常完善,具体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法律保护体系健全。《美国农业法》专门规范农产品贸易的促进,通过立法为农产品出口促进相关政策提供法律保护,确保农产品出口促进的力度和可持续性,提高农产品出口促进项目的可操作性。第二,有足够的财政投入。美国在农业贸易促进方面的充足财政投资确保了各种出口促进项目的有效实施。根据2008-2018年美国《农业法》的记录,美国每年在贸易促进方面保持2.5亿美元的金融投资,并提供60亿美元的信用担保。面对2018年中美经贸纠纷,美国政府增加了2亿美元的贸易促进投资,以应对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第三,执行机构的职能是明确的。美国实施的两大类农产品贸易促进项目(出口市场开发项目和出口融资支持项目)由美国农业部海外农业服务局(FAS)统一实施,以确保实施主体职责明确,避免重复工作,提高实施效果。第四,出口促进项目目标明确,覆盖面广。美国农业出口促进计划有明确的目标。它可以针对不同的问题、产品和市场申请不同的贸易促进方案,涉及广泛的领域,具有针对性。例如,特殊作物技术援助计划(TASC)可以有效地帮助美国应对技术性贸易壁垒。

虽然美国的农产品贸易促进措施体系非常成熟和有效,但由于国情不同,一些措施在我国的适用性值得进一步研究。例如,美国促进农业贸易的最大特点是通过《农业法》巩固支持措施,该法既是立法性质的,也类似于预算安排,目的是为贸易促进提供持续和稳定的支持。然而,中国不一定需要制定单独的法律,并且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在促进农业贸易方面实现稳定预算和持续财政支持的效果。此外,美国的贸易促进系统更以项目为基础,企业直接申请项目。在中国目前的形势下,将所有出口促进支持都指向企业是不现实的,存在寻租风险。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最好先启动一些更容易启动的项目,如公共服务,以便通过包容性服务降低企业成本。

创建“大贸易促进”体系促进优势农产品出口

记者:今年“两会”期间,你提出了“创建“大贸易促进”体系促进优势农产品出口的建议。请介绍一下。

朱静:鉴于中国农产品出口面临的挑战,借鉴发达国家贸易促进的成功经验,中国应尽快建立“大贸易促进”体系。“大贸易促进”体系的建设具体包括:一是加快完善农产品贸易促进保护体系,巩固贸易促进工作的制度基础和顶层设计,以法规、规章、文件或预算的形式,确保对中国农产品出口促进的持续稳定支持;二是扩大农产品出口促进范围,实施有针对性的贸易促进项目。对于产能饱和的市场,重点是提高产品的附加值和高端性。对新兴市场而言,应提前关注布局,尤其是那些经济增长迅速、有消费促进潜力的国家,应尽早培养对中国产品的意识和忠诚度。三是明确实施主体,加强沟通

在全球化格局下,中国农业出现了许多问题。因此,我们必须从全球化的角度审视和寻求解决办法。面对当前世界贸易保护主义的兴起,以个别发达国家为代表的单边主义,食品、能源、金融等国际贸易环境,以及仍有大量模糊领域的国际规则体系,我们如何更好地主动应对贸易挑战,控制主动,理解规则,善用规则,积极参与未来的贸易谈判,引领国际规则的重塑与设计, 为我国争取有利的贸易体制安排和贸易环境,都是需要更深层次探索和研究的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