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学术原则处理“学术造假”争端

真理比学术界和曹教授本人更重要。上海交通大学和国家审计署这样做是明智的。

记者从上海交通大学了解到,该校举行了一次特别新闻发布会,澄清了曹艺林在裸鼠背部再生“人耳软骨”的科研成果被专家证实为曹艺林“人耳鼠”假证属实。同时,根据国家审计署的调查反馈,资金的使用严格按照项目计划进行。(《新京报》年8月28日)

一位教授在院士候选人的入围名单上,如果学术造假是真的,这无疑是我国学术界的又一个爆炸性消息。因此,弄清曹教授是否有学术造假不仅关系到他的学术前途,还关系到他所在的组织上海交通大学的学术声誉,也考验着我国学术界是否还有自净能力。

在上海交通大学公布调查结果之前,作者注意到两个现象。一是公众舆论的约束。相关报道报道了检察官的意见,并采访了曹教授本人。然而,在欺诈的真相得到证实之前,没有媒体跟进并评论说这是学术不端行为。第二是网民的怀疑。一些网民担心事情会过去。既然曹教授已经落选了,真相就不那么重要了。

这两种现象实际上指向学术机构如何调查和处理这一“学术欺诈”指控。经过多年对“学术不端”事件的“洗礼”,媒体已经认识到,学术调查必须按照学术管理规则进行,才能向公众进行解释。同样,澄清被告姓名的唯一方法是通过学术调查。如果没有学术调查,被告方将永远是“学术欺诈的嫌疑人”,不再有学术尊严。真理对学术界和曹教授本人都非常重要。

根据这一观察,上海交通大学和曹教授这样做是明智的。首先,上海交通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和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九人民医院成立了应对领导小组。调查组专家组提出了七点意见。这反映了有关方面机构对此问题的重视,也是目前开展学术调查的关键一步。近年来,关于大学和科研机构学术不端行为的许多争议仍然悬而未决。主要原因是当事人所在的机构采取了“三不”的态度,即33,354人不知道、不调查或不处理,从而将正常的学术纠纷、质疑和暴露转化为个人恩怨、“学术阴谋”等。

第二,调查也移交给第三方进行鉴定,以避免自己的调查可能不公平。在发达国家的大学中,由于现代大学制度,内部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分离,学术自治得以实现。因此,学校学术委员会(或学术伦理委员会和学术标准委员会)应对涉嫌学术不端的教授进行独立调查,并发布调查结果。如果当事人(被告和原告)对调查结果不满意,可以进一步提起诉讼。学校应成立学术仲裁委员会进行另一次调查和听证。最终调查结果和向学校提出的处理建议具有权威性。由于目前国内大学还没有现代大学制度,公众质疑调查的内部组织是不可避免的。在这种情况下,很有必要组织第三方调查。

第三,国家审计署对科研经费的使用进行同步调查,这对建立科研经费问责机制具有重要意义。此前,也被中国科学院列为院士的段振浩,因被控谎报差旅费和嫌疑人,经中国科学院监督审计部门核实后,被移交司法机关刑事拘留

当然,应该指出的是,尽管对上述学术不端行为报告的调查和处理遵守学术规则和法律法规,但它们仍然由行政机构主导。这也使人们担心,如果行政机关出于各种原因不展开调查,会发生什么情况,真相会被揭露吗?然而,近年来中国学术不端行为的高发生率也源于学术管理。因此,为了建立健康的学术管理环境和规范的学术秩序,有必要进一步推进高等教育管理体制和学术管理体制的改革,实行学术管理。(熊丙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