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手段112个账户操纵股价 金利华电原董事长遭重罚

Original Title:当时的董事长和前首席财务官控制了100多个账户来操纵自己公司的股票,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并被禁止进入证券市场长达10年。

又上演了“偷鸡不偷米”的闹剧。

11月25日,中国证监会官方网站更新了3项行政处罚决定和1项市场禁售决定。各方试图通过内幕交易、市场操纵和其他行为赚取“超额”收入,但最终都被鸡和蛋打败了。

四大手段112账户操纵股价

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于25日更新了一项决定,禁止金利华电董事长、前董事会秘书兼首席财务官金平以及分销中介朱分别进入证券市场10年。

2015年10月至2018年4月,和娄金平控制了109个涉案证券账户,朱控制了3个证券账户。共有112个证券账户(以下简称账户组)交易“金丽华电力”。其中99个证券账户由朱通过发行关系(股票贷款融资)提供,13个证券账户由其他发行代理人或亲友提供。账户组的存款、利息和部分交易资金实际上来自赵建。结算资金和大部分利润流向赵建和他指定的银行账户,而一小部分流向楼金平控制的银行账户。赵建和娄金平对账户组的交易进行决策,并承担账户的损益。卢金平亲自或指示他人下订单。朱利用其控制的三个证券账户下单、参与交易和维持股价。

禁止进入市场的决定描述了各方操纵“金利华典”价格的过程,该过程使用各种手段操纵和影响金利华典的交易价格和交易量。

一是集中资本优势,持续持股买卖,操纵金丽华电气公司的交易价格和交易量。

2015年10月8日至2018年4月27日,该账户组累计购买金额为2,697,006,331.30元,累计销售金额为2,106,177,320.29元。持股比例超过总股本5%的交易日325天,最高持股比例为22.67%。

账户组平均交易量占股票市场总交易量的14.25%(以下简称账户组合交易比例),最高账户组合交易比例为87.21%。其中,账户构成超过10%的交易日有176天,交易超过20%的交易日有109天,交易超过30%的有67天,交易超过40%的有38天,交易超过50%的有23天。

第二是受控证券账户之间的交易,这影响了金丽华电力的交易价格和交易量。

从2015年10月8日至2018年4月27日,账户组有184个交易日在其控制下的证券账户之间进行交易,累计成交额为26,530,548股。受控证券账户间的交易平均占市场成交额的14.87%(简称账户组反转比例),最高账户组反转比例为84.75%。账户组的反向比率超过10%的有87个交易日,反向比率超过20%的有51个交易日,反向比率超过30%的有31个交易日。

第三个是交易时段的上涨,影响了金丽华电力的交易价格和交易量。

2015年10月8日至2018年4月27日,账户组34次拉高股价,平均拉高率为3.21%。在股价上涨期间,平均买入量占市场总买入量的84.86%,存在反向卖出行为。

四是利用信息优势交易和操纵金丽华电气公司的交易价格和交易量。

赵建作为金莲店的董事长和实际控制人,在金莲店向文化产业转型的过程中,对资产重组、股份转让等重大问题进行策划和决策。莫罗

根据禁入决定,赵建是集团出资、控制和交易的决策者,是金丽华电气公司重大信息的策划和决策者,是操纵证券市场的决策者。赵建在此案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行为恶劣,情节相对严重。娄金平对账户组的交易拥有控制权和决策权。他是操纵证券市场的组织者、决策者和执行者。他在这件事上起了主要作用。他的行为恶劣,情节相对严重。朱向和娄金平提供了交易资金、交易场所和设备,在受控证券账户之间进行交易,并维持了电力的价格。他是操纵证券市场的参与者和助手。他在此案中起了次要作用,情况很严重。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根据《证券法》第233条、《证券法》第4条、第5条的规定(证监会令第115号),证监会决定对、娄金平分别采取10年措施,对朱分别采取3年措施。他被依法责令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并被处以300万元罚款,其中被处以150万元罚款,娄金平被处以120万元罚款,朱被处以30万元罚款。

龙柯内幕交易“鸡飞蛋打蛋”

证监会当天将更新的罚款中有时任龙柯董事、中信建设有限公司总经理的,通过其母账户的内幕交易,龙平高科技损失3万元。

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认为杨韬是合法的内幕人士,并且知道内幕消息。内幕信息披露前交易隆平高科技的行为违反《证券法》第73条和第76条第1款的规定,构成《证券市场禁入规定》第202条所述的内幕交易行为。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根据《证券法》第202条的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责令杨韬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并处3万元罚款。

证监会25日更新的另一项行政处罚决定显示,时任浙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三门南山路证券营业部首席财务官的于今作为证券从业人员,实际控制了与他有证券交易关联的“李某某”的证券账户。根据《证券法》第190条,中国证监会决定对于今处以40万元罚款。

特别关注“关键少数群体”加快风险处置

一人当时是上市公司董事会主席,一人当时是上市公司董事,另一人当时是证券公司业务部首席财务官。从行政处罚的对象来看,三个行政处罚决定中的当事人是处于一定地位的“关键少数”。

从今年以来的行政处罚案件来看,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和董事、监事中的“关键少数”已经成为监管部门的重点处罚对象。一些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利用其控制权,通过关联交易、资本侵占、非法担保等手段谋取私利,从而掏空上市公司。

中国证券报(ID: XHSZZB)记者从接近监管层的人士那里了解到,监管部门将特别关注“关键少数股”,加快风险处置,帮助公司治理收紧“安全控制阀”,提高上市公司质量。

修订后的《证券法》(以下简称《证券法》)自2018年9月30日起生效。修订后的指引涵盖了上市公司公司治理的基本概念和原则、股东大会、董事会和监事会的组成和运作、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权利和义务、上市公司的激励和约束机制、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的行为准则、机构投资者的参与以及公司治理的基本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