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绿小党林立 民进党内忧心2020恐让蓝营渔翁得利

最初的标题是:拥有众多小型泛绿色政党的民进党在2020年选举中面临着整合的难题。民进党正努力争取蔡英文的连任和立法机关的多数席位。然而,除了由柯组成的“时代力量”和“台湾人民党”外,它很可能成为瓜分民进党选票的“大家族”。传统上,亲民主党的亲独立力量也将组建新的政党。民进党担心如果泛绿色阵营不能迅速整合,蓝色阵营将从中受益。

看看台湾已经建立或将建立的新政党,无论是亲台独、带有陈水扁色彩的“欢喜岛联盟”和“一国一面行动党”,还是被视为“小绿”的“时代力量”,他们在意识形态和政治上大多接近民进党,属于泛绿派。尽管柯的“台湾人民党”旨在吸收对蓝色和绿色不满的少数民族,但不可否认的是,柯自己的支持者与绿色阵营有部分重叠。

看看台湾已经建立或将建立的新政党,无论是亲台独、带有陈水扁色彩的“欢喜岛联盟”和“一国一面行动党”,还是被视为“小绿”的“时代力量”,他们在意识形态和政治上大多接近民进党,属于泛绿派。尽管柯的“台湾人民党”旨在吸收对蓝色和绿色不满的少数民族,但不可否认的是,柯自己的支持者与绿色阵营有部分重叠。

因此,这些政治力量和小党派的建立在泛绿色阵营内部形成了一个“战国时代”。《泰晤士报》曾经有大约10%的支持来自政党,大约20%来自柯文哲本人。如何协调和竞争这两种力量来安抚支持独立的阵营是民进党面临的第一个难题。

民进党主席卓荣泰日前表示,在“保卫大台湾”的前提下,民进党愿意站在战场的最前线,与各党派进行对话。可以看出,民进党高级官员意识到各种力量和小党派在明年的选举中可能对民进党产生的影响。

就“时代的力量”而言,“立委”的候选人已经在高雄的凤山、新北的淡水等选区获得提名,而绿营目前的“立委”也受到了强烈的挑战。为了促进融合,民进党主席卓荣泰与“时代力量”主席邱显之将于下周尽快会面商谈。然而,双方都没有对合作过于乐观,包括未来如何克服政治理念上的一些分歧以及地区“立法者”候选人的协调机制,都是真正的考验。

如果民进党在选举前不能顺利整合,这些新兴政党决心引入“立法者”参与战争。即使这些小党派不能自己“完成任务”,他们也可能会破坏民进党候选人的选举情绪。即使蔡英文能够再次当选,失去立法机关的大多数席位,政府也肯定会有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