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房地产之父”:若启征房产税 可不必再限购

原标题:“中国房地产之父”孟晓苏:亲自推进住房制度改革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的房地产业与时俱进,与国家一起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与中华民国同龄的孟晓苏被媒体誉为“中国房地产之父”。1998年,他亲自推动中国住房制度改革,见证了中国商品房市场的逐步发展壮大。他是一系列房地产理论和政策的倡导者,也是中国住房制度改革摇旗呐喊和建言献策的深入参与者。

住房改革的倡导者

出生于1949年,孟晓苏与共和国同龄。他4岁时定居北京,18岁时在北京一家汽车厂做了10年的汽车工人。在过去的10年里,孟晓苏除了追求技术进步之外,还不忘潜心研究马克思的《资本论》,并在业余时间为报刊写文章。这为孟晓苏参与改革和开展许多理论研究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1977年,中国恢复了高考制度。今年,孟晓苏参加了成千上万名学生的高考,并成功进入北京大学。从那以后,个人的命运发生了变化,国家和时代达到了一个新的转折点。

1975,孟晓苏在北京汽车制造厂工具厂工作的老照片。

一年后,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召开,宣告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的新的历史时期。一个兴奋和快乐的时代即将到来。那时,“团结和振兴中国”成了北京大学学生的口号。俗话说,“时代造就英雄”,时代造就了一代人。回顾过去,孟晓苏仍然乐于与时俱进,与时俱进,在改革开放之初走进北京大学,研究历史,展望未来。

1982年,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南海担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万历的秘书。在接下来的七年半时间里,他一直追随被称为中国改革开放先驱和“冒险家”的国家领导人万历。他亲眼目睹并亲身经历了那个时代中央政府针对经济问题的一系列重大决策和颁布过程,包括市场经济改革、农村承包制改革和股份制改革。此后,孟晓苏在1998年亲自推动了住房制度改革。

那是1998年7月。在孟晓苏等人的推动下,国务院颁布了《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结束了福利分房制度,正式开启了我国城镇住房制度改革。从那以后,历经风雨磨砺的中国房地产业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市场化时代。随着住房制度改革,我国人均居住面积翻了一番,生活质量明显提高。

转型中的国有房地产企业领导人

1992年1月18日,邓小平先后访问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发表了一系列被称为“南方谈话”的重要讲话。“南方会谈”标志着中国改革的新阶段。

此后不久,刚刚度过起步阶段的中国房地产业,利用时代赋予的机遇,掀起了新一轮的发展热潮。钟芳、中海、万科、北京城建、上海绿地、大连万达等一批知名住宅企业应运而生。王健林、王石、冯仑、张玉良等一大批热血青年纷纷下海创业或转向房地产。

此时,孟晓苏自愿调到中国最早的房地产公司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对他来说,做生意是一块充满机遇和挑战的新土地。“邓小平南巡讲话激发的改革浪潮让我愿意走上前线,把我的知识应用到经济建设中。”

从此,他不仅成为了“中国特色”房地产国有企业的“掌门人”,也成为了我心目中为数不多的权威理论家之一

走过波浪、风和雨。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房地产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从稻草屋和瓦房到管状房屋和单元房,再到今天的高层独栋别墅.人们的住房条件和质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孟晓苏的印象中,在新中国成立初期,这个城市的许多人仍然住在瓦房里。大多数住房来源取决于现有住房的总体安排或新建住房的合理分配。住房资源非常短缺。

到了20世纪70年代,随着人口的快速增长和城市住房分配的紧张,“管状公寓”应运而生,人均居住面积只有4到5平方米。中国居民作为一个整体生活在一个“简陋的住所”。

孟晓苏上大学时,他和他的同学住在宿舍楼里,老师住在“管状建筑”里。这些“管状建筑”的外观实际上与宿舍的外观相同:一条长长的光线昏暗的走廊,每个房间有10平方米。每层都有公共水房和厕所。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电影《《人到中年》》描述了那个时代知识分子生活在贫困和艰难环境中的真实情况。

改革开放后,城市居民开始享受集体福利分房,许多人住在单元房,人民生活水平达到了一个大台阶。特别是进入新千年后,商品房的出现成功地改善了人们的生活条件。中国人对居住空间的需求不再满足于功能的完善,而是朝着更高生活质量的理想迈进。高层住宅、花园洋房、高档别墅.住宅建筑一个接一个涌现出来,城市的面貌呈现出新的面貌。

房子是“家”的载体,从狭窄到宽敞,从平房到高层,从有房到住好房。经过70年的巨大变化,《方》已经如实地一一记录下来。“现在,普通人有房子和汽车。如果没有40年前的改革开放,尤其是21年前的住房制度改革,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孟晓苏叹了口气。

孟晓苏正在接受《新京报》记者的独家采访。

思考:保障性住房建设中的“坏账”需要弥补。

回顾中国房地产发展历史,孟晓苏坦言,经济适用房建设“缺课”已有一段时间,导致商品房价格快速上涨,许多人“对住房前景叹息”。

"双轨制度的想法已经通过实践得到探索。这也是我们睁开眼睛看世界时从国外学到的东西。我们必须弥补我们所欠的。”孟晓苏表示完全认可建立房地产长期机制。

在孟晓苏看来,促进住房保障体系的建设是事情的一面,另一面是住房的商业化。住房商品化可以解决大多数居民的住房困难,为经济适用房建设提供资金。

但是,孟晓苏坦言,中国经济适用房建设的力度还不够,住房保障体系的建设还需要全社会和政府的共同努力。“未来,在我们解决绝对贫困之后,仍然会有相对贫困,而且总会有低收入群体。因此,未来经济适用房的建设肯定是一项长期的任务。”

到目前为止,不仅出租房屋的新土地分配(或自给自足)已经正常化,而且现有土地也得到振兴,出租房屋的建设已经正常化并大规模启动。“先租后卖”、“先租后买”的新的住房供应体系也正在形成,为房地产的长效机制提供了更清晰的突破框架。

孟晓苏在谈到提倡“租购并举”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时,呼吁尽快在中国公开发行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以建立一个完整的住房制度。“我提出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已经14年了。目前,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正一步步向我们靠近。我们需要共同努力来公关

对于建立房地产长效机制,孟晓苏也强调了房产税的重要性。他的理论逻辑是:从小产权房开始,然后蔓延到所有的城市房屋,每套公寓都要征税。在此基础上,每个公民都可以用自己的身份证申请套房的退税,从而照顾房改和房屋拆迁等群体。因此,建立了覆盖全国的退税制度。与此同时,他建议,在引入和实施该制度之前,应该允许普通人在其直系亲属中免费调整房屋的产权。

孟晓苏还指出,即使征收财产税,也不意味着土地财政会立即撤出。“原来的城市土地可以出售,将来有些土地会被征用,但没有必要这么依赖它。这是一个从一个中消除另一个的过程。”他认为,房产税开征后,一些制度可以相应调整,例如,不再需要限制人们买卖房屋。

"正确的政策调整是找到正确的方向。我们仍然需要继续努力,不仅要进一步增加国内生产总值,而且要实现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人民实际生活水平和其他指标的显着增长,并给予低收入人民更多的倾斜。在住房方面,人们应该有一个居住的地方,每个人都应该有合适的住房。”孟晓苏说。

展望未来,孟晓苏一直对中国房地产业的发展持乐观态度。“中国房地产业将继续成为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引擎,并将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而长期发展。总的来说,我国城乡居民仍处于住房数量和质量需求旺盛的时期,新房的供应是主要的。

同一话题的问答

北京新闻:你对这个城市的最初印象和现在的印象有什么不同?

孟晓苏:当我第一次来北京的时候,天安门广场还是一个到处都是拱门的“大院子”。当时,东直门和西直门都在,可惜古城被毁。如今,北京的城市发展已经远远超出了最初的“馅饼式”规模。2013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天津的一次调查中指出,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有必要写一部京津“双城记”。目前,京津冀正在加快协调发展的步伐。北京正在向东、向南发展,这促使北京获得了新的发展活力。

北京新闻:请用一到三个关键词来描述这个城市在过去几十年里的居住变化。

孟晓苏:古代文化之都和现代城市。

北京新闻:生活在这个城市,你对未来有什么期望?

孟晓苏:除了山区,北京的面积超过6400平方公里。然而,城市建成区现在仅占1400平方公里,仅占整个城市可用土地的1/4。

北京的城市建设应该敢于合理利用这些土地,把土地管理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北京不仅有城市,还有许多非城市建成区、荒地和耕地。我认为,北京应该优先发展城市经济,适当扩大城市规模。

具体来说,北京的发展方向必须是东南方向。我不赞成在不同地区小规模地“传播大蛋糕”。相反,我们应该尽快采取小城镇和多中心的方式,尽快沿京津一线“向外发展城市”。事实上,现在已经完成的新机场和交通规划都指向这个方向。未来,北京、天津和河北将成为一个良好的城市群。

我爱北京这片土地,我希望这片土地能在正确的理念下建设得更广更好。

北京新闻记者张晓兰给柯迪娜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