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大考 航空应急救援体系有成长但更需大进步

“这次疫情是对我国治理体系和能力的一次重大考验。我们必须总结经验,从中吸取教训。我们要完善国家应急管理体系,提高应对紧急问题、风险和繁重任务的能力。”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2月3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上的讲话

武汉于1月23日宣布“城市关闭”,这意味着抗击新发肺炎疫情的战争正式开始。

在这20天里,全国各行各业都尽了最大努力来到了武汉。此时此刻,人们分享着这份心和这一原则:一旦武汉“康复”了,湖北“健康”了,就意味着新的皇冠肺炎疫情已经彻底根除。

迅速应战,随时响应

在这场艰难异常的战斗中,中国航空企业和相关航空单位作为中国航空应急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发挥了重要作用

2月1-11日,中国航空工业航空公司派出直升机配合哈尔滨公安完成了对京哈、哈大、哈木等地设置的高速温度检查站的空中检查。此外,在哈尔滨市的几个关键地点进行了超低空飞行检查,并通过使用强有力的声音广播系统宣传居民区和街道的疫情,以帮助地方政府预防和控制疫情的蔓延。

中国龙飞派遣直升机协助防疫。

2月7日,航空工业通用航空公司的子公司荆门运输了一批应急防疫物资(口罩、防护服等)。)从上海浦东机场到襄阳机场。

荆门航空公司出动飞机将一批紧急防疫物资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运送到襄阳刘集机场。

2月9日,航空工业童菲公司管辖的内蒙古通用航空公司接到呼伦贝尔市防疫指挥部的命令,紧急将一批医疗防护用品从心有旗、海拉尔区转移到扎兰屯市。

内蒙古航空公司派出一架载有200件防护服、500件隔离服、8箱物资和两瓶防疫药品的飞机前往扎兰屯市。

其他许多航运公司如湖北楚天航运有限公司和中信远洋直升机有限公司都参与了物料转移和试剂转移。2月3日,湖北楚天船务有限公司将100个口罩和10箱防疫口罩运抵武汉。

1月25日中午,一架中信海治直升机飞越一艘滞留在天津海域的豪华游轮,将17名高温人员的医疗样本送往天津市相关防疫部门,以尽快消除新诊断肺炎的嫌疑。这艘在海上停留超过10个小时的游轮终于可以进港停靠。

中国龙飞副总经理、飞行学院院长龚权“透露”中国龙飞应对疫情的工作:

作为航空行业下属航空企业的代表单位,中国龙飞立即启动应急机制,主动向国家18个相关部委和省市下属单位如国家卫生安全委员会应急办公室提交防疫应急请求。 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民航运输部、中国红十字会和黑龙江省应急管理办公室表示,如果有必要,中国龙飞将首先提供最大的空中支援。 与此同时,中国龙飞仍有一些飞机在全国各地运营。疫情爆发后,我们立即与他们保持联系,并要求所有飞机保护自己,确保飞机的适航性。春节期间,我们将24小时值班,随时准备飞行。

飞机有很多种,每种都有自己的优势。

新一轮冠状肺炎疫情的爆发是突发性的,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有很多困难,如地面交通不同程度的受阻,影响了应急物资的运输效率、疫情的监测和预警

大量人员和物资的长途运输一般使用固定翼飞机。除了国家转让的军用运输机和民用航空客货飞机外,通用飞机的短途运输功能可以实现两个通用机场之间的地区间医疗物资转运;此外,以公务机为载体的专用医疗飞机可以承担重要医学专家的紧急救护任务。直升机主要用于医院等重点单位应急物资的准确操作,直升机主要用于医院间的物资运输、交通阻塞地区的应急运输以及稀缺和少量急需物资的运送。

2月1日,金辉导航公司的一架AW109直升机在武汉新华路体育场安全着陆,向附近的协和医院、中央战区总医院等医院运送了3000多套防护服和多副医用口罩。

无人机展示“新技能”

除了运送物资和人员,新的冠状肺炎疫情也引发了航空应急系统的新“技能点”。应急直升机已经在贵州黔南州、湖南益阳、湖南株洲等地用于“医学观察区”的喷洒和消毒。在浙江温州、深圳龙岗、江苏启东等地,无人机也被用于喷洒和消毒。

百度“输入条相关信息的“无人机消毒”。

无人驾驶飞行器(UAVs)也因新闻而备受关注

为响应南京部分街道和社区的号召和需求,由航空行业金城自主研发生产的多旋翼无人机也积极参与其中,大大提高了社区宣传和卫生消毒的效率,降低了人员间交叉感染的几率。

航空紧急救援系统在这场流行病中的作用是综合的。北航导航研究中心研究总监薛总结道:“目前,我国航空应急救援体系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主要发挥了三大作用,如新皇冠肺炎疫情:

1。医疗用品转移和防疫人员转移。航空应急救援系统中的直升机、通用飞机和无人机,除了在国家总体规划下进行大规模的军用运输机和民用客货飞机的长途运输外,还可以准确、快速地运送防疫物资。由于点对点的空中飞行,可以避免地面运输中携带病毒的风险以及因此而必须增加的检疫环节,从而提高时间和空间上的防疫效率。

2。空气消毒。传统上用于扑救森林火灾、除虫和喷洒农药的通用飞机,可以在疫情“医学观察区”上空进行空中喷洒消毒作业,实现对露天环境的大规模三维覆盖;该植保无人机可在重点区域实施高效、低风险的重点消毒。

3。公共秩序监测和保护宣传监督。直升机可用于监控主要城市地区的公共秩序,以防止潜在的公共风险,如重大交通事故、殴打、砸砸、抢劫和焚烧。无人驾驶飞行器可以用来监督社区和农村人员的外出和聚集,并及时打电话劝说他们离开。

城市环境复杂多样。对于人口密集的社区和其他地方,无人机可以借助工具将消毒药物液化成微米级颗粒,从空气中向下喷射,形成网状雾状液体,并利用气溶胶在空气中悬浮扩散,从而对空气进行消毒,消毒效率高。

更成熟的航空应急系统,不止如此。

尽管与过去相比,航空应急救援系统在这场新流行的肺炎中表现出色。然而,在航空强国充分发挥航空应急系统的作用之前,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作为航空系统建设中的一个新兴国家,我国的航空应急救援系统仍处于初步建设阶段。

汶川地震救援中,几乎所有的救援直升机都来自军队。

自从

哈尔滨航空工业飞机设计研究院旋翼飞机总设计师兼副主任李胜伟分析了当前我国航空应急救援体系建设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目前我国航空应急救援体系存在救援设备数量少、力量分散、基础设施不完善等问题。在制度设计上,存在制度建设不完善、不配套、救援主体法律地位不明确、救援行动标准模糊、服务保障体系不完善、救援监督机制缺失等问题。从航空救援装备和保障基础来看,我国通用飞机数量不足,可用于航空应急救援的飞机不足100架。

此外,我国的机场和配套设施也严重不足。机场布局不平衡、不合理,配套保障基础设施建设滞后,难以满足应急救援保障需求。从专业队伍来看,紧急救援专业人员严重短缺。目前,中国的灾害救援主要依靠军队、航空兵消防、公安、森林消防、交通运输部救援飞行队等。专业救援队通常集中在一个救援领域,他们的多功能性不强。由于运营成本的限制,其他通用航空公司也缺乏专业设备和搜救人员。

此外,中国目前的低空空域管理模式也严重制约了航空救援的反应效率。低空空域是开展航空应急救援活动的主要阵地,其开放程度是提高航空应急救援能力的关键。我国所有空域都属于管制空域。所有种类的飞行都必须经过批准才能进行。空域使用审批程序复杂,职责分工不明确,严重制约了航空应急救援行动的响应效率。

它有落后的优势,但也需要打下坚实的基础。

另一方面,虽然中国的航空应急救援系统起步较晚,但已经显示出落后的优势。张浩池说:“无人机、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新设备的应用,在这场新的冠状肺炎疫情中,达到了欧美一些发达国家尚未达到的救援效果,为中国航空应急救援系统开辟了新的救援模式和应用场景。未来,中国有必要、有可能、也有必要在未来的航空应急救援体系中增加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规范和制度。

但后发优势的前提是打下坚实的基础。关于如何完善目前的航空应急救援体系,龚泉说:“这涉及到国民经济、社会发展和国防建设的方方面面。必须在国家层面统筹规划,在国家意志和全社会力量的大力推动下,从规划、组织、队伍、设备、设施、空域等方面同步实施。即尽快制定国家航空救援体系建设总体规划,建立永久性国家航空救援管理机构,组建专业航空救援队伍,积极发展航空救援装备,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开放低空空域。最后,还需要建立救灾与救灾相结合的空域使用管理机制,使低空空域管理走上法制化、科学化、规范化的轨道。根据空域的性质和繁忙程度进行科学划分,重点加强地震、洪水等自然灾害高发区低空空域的科学规划和高效管理,建立减灾减灾与减灾相结合的灵活空域使用机制,提高灾害期间航空应急响应速度。

事实上,上面的许多工作已经在进行了。张浩池详细介绍了多年来航空应急救援体系的建设情况。航空业已经

2019年3月,国家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国家安全生产应急救援指挥中心主任孙华山在对相关企业的调查中指出,国家应急救援体系建设将进一步整合社会优势资源,积极引导社会各界投资国家应急救援体系。

2019年12月14日,应急管理部与中国民航总局签署了建立应急联动机制的协议。该协议旨在进一步增强特别重大灾害的应急响应能力,加强应急运输保障,推进应急救援航空系统建设.

四川、北京、山东、青海等地方政府也逐步完善了当地的航空应急救援体系,并推动导航产业链企业加入当地的应急救援体系

“人类的祖先身体非常虚弱,他们选择了一条进化大脑和思维的道路。拿起工具并形成组织是一条分界线。

在拿起工具之前,没有尖牙和利爪的人没有战斗力,只能躲在角落里,靠收集一些大型食肉动物的野果和残羹剩饭为生。只有拿起工具,使用工具,形成组织和使用火,虚弱的人才能一夜之间到达食物链的顶端。”

yuval harari,《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

新皇冠肺炎疫情的突然爆发让日常生活中的每一粒粥、每一粒米、每一朵花和每一片叶子都变得如此珍贵和美丽。平时经常被忽视的交流和会面也变得更加热情和罕见。航空应急救援系统就是一个巨大的人类通过工具实现联合和交流,并通过高效、快速和专业的飞机和设备相互观察和协助的系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