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一小伙交了4万多找工作被忽悠 患上抑郁症

在白志超和任志强的微信聊天记录中,运营商没有发现任何明确的文字表明你是公安局副局长。然而,在随后关于退款的聊天中,你确实提到了你的名字。白志超清楚地记得,2017年9月29日,他把13,000英镑交给了尤女士和任女士。然而,任正非仍然没有消息。然而,白志超说,他因为这件事找到了一份工作。

白志超:他说你会在下午等电话。她说济南的铁路线会打电话给你。结果,我等了一下午,没有等。然后我怀疑这件事,被骗了。我乘火车去济南铁路局,去那里问了一下。当时,她答应直接签署合同,但人们说没有直接合同。船上有这种警察工作,但都被送往国外。铁路都被送往国外的安保公司。如果你想做,你必须报名。它不花一分钱。

白志超说他在济南上大学,2012年毕业后,2013年在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法警支队工作。他是一名受雇的司法警察,于2014年9月辞职。由于熟悉济南,白志超在济南铁路局找到了一家海外公司,并开始担任铁路辅警。我从2017年10月一直工作到2019年9月,当我觉得工资一般时,我回到了青岛。我一直在向任女士要钱。然而,这段工作经历,却在后来的金钱上,出现了争议。

任太太:我给你找了份铁路工作。陈队长给你找了份工作。你应该很清楚。

白志超:这份工作一点钱都不花。如果我想成为一名保安,我还需要你找到它吗?你和冰淇霍尔有什么关系吗?拿出证据。

白志超:这与她无关。她没有为我安排任何事情,没有做任何事情,没有管理法院,没有管理铁路。

在聊天记录中,就白志超作为铁路警官的经历而言,任女士的意思是她因为手术而被聘用,但白志超说他自己申请了这份工作,不需要花任何钱。所有这些都必须得到任女士的证实。不过,白志超提到的公安局副局长到底是怎么了?

白志超:刚才听说青岛有个分公司打电话给我。不是说济南打电话给我了吗?

任:不,我会从青岛打电话给你。

白志超:去济南签约。青岛会给我打什么电话?

任:可能是青岛或济南。主任你今天早上告诉过你,主任你。

白志超:总是叫我在济南签名。

任:我会问你,或者我会打电话给导演你自己问他?

白志超回忆起任正非,她一直说自己是总干事。在微信聊天记录中,白志超说,这位刘某自称是胶州市公安局副局长。通过副局长你,找一个铁路警察陈大队长,去找济南铁路局辅警工作。在微信聊天中,任女士还说钱去了哪里。

任:我给你30,000元,其中25,000元给了你来处理这个工作。他正在与青岛的陈队长协调解决这个问题。

白志超的父亲:这东西是一个骗局,一个捏造事实,隐瞒真相的东西,它既是法院院长又是公安局局长。

的确,在微信聊天中,胶州公安局、胶州法院、房产局、流亭机场、铁路警察等都出现了。其中一些定价明确,而且有一个领导者和另一个领导者。这些单位的工作似乎可以由任何妇女随意完成。有明确名字的是你某某。运营商通过胶州市政务网询问,胶州市公安局信息公开栏中没有像你某某这样的副局长。这个所谓的总干事你是怎么回事?根据白志超提供的联系方式,接线员过去打电话找工作。

电话联系你牟某:你好,你是局长吗?你在哪里?一个朋友介绍我,看我能否介绍一份工作。不,你不是胶州公安局的。不,你打错电话了。

电话里的人匆忙挂了电话,说他打错了,但白志超说电话号码是正确的。铁路警察局长陈有更多的故事。

白志超的父亲:是个穿警服的大个子吗?不,他一定60岁左右。他的名字是陈河和陈谋谋。他被邀请吃饭。铁路警察大队队长陈某某喝酒后说,我把孩子托付给你了,你一定会成功的,我不会忘记你的。

打电话给陈某:你好,你是铁路警察陈队长吗?不,不,你在哪里?你不姓陈吗?是的,你不是铁路警察,不是。打错电话了。我在找你安排一份工作。我打错电话了。你认识任女士吗,她姓什么?任女士,任女士,我不知道,你不是铁路警官?你在哪里?我有一个朋友说我有工作安排。你在哪里?我是一个人。“没有。”陈军也否认了大队长的身份,但似乎知道些什么。看来所有的谜团都将由任女士来解开。推荐雇佣协议上的章节是青岛和晨人力资源有限公司,经营者询问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确实是任女士。但被当地市场监管部门列为异常业务操作清单。公司注册地址比较普通,是胶州市福州南路99号新城渤海湾花园分公司。接线员和白志超找了过去。

公司的办公地址找不到,所以只能通过电话联系任女士。

白志超给任女士打电话:任杰,唉,小白,这件事我该怎么处理?我在高速公路上,稍后我会告诉你。我开车不方便,也不能高速行驶。我过会儿告诉你。

接线员联系了任女士:喂,怎么了?我是青岛电视台的记者。你的公司在哪里?我现在不方便。“我在找工作……”任女士匆忙挂了电话,不再接。白志超说他们已经报警了。接线员联系了胶州市公安局,工作人员回答说三里河派出所确实收到了报告,但并不构成案件。他们以前也进行过多次调解,但没有就和解金额达成一致。至于白志超所说的冒充胶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的事情,他们会再次核实证据。后来,白志超接到了那个尤先生的电话。

白志超说你和其他人也打电话给他讨论退款。目前,此事仍在沟通中。

白志超的父亲:你应该给我退款,然后你应该给我一些利息和孩子的医药费来弥补我过去三年的损失。

白志超:他想追回损失,然后相关方可以依法处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回到搜狐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