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刘汉元:光伏扶贫项目应适度集中化、规模化

3月5日,全国人大代表、通渭集团董事长刘汉元在接受本网站采访时表示,在十八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到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强调任何地区、任何国家都不应该落后。纵观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发展历史,这是前所未有的伟大成就。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和全社会广泛关注和关心加大扶贫力度,消除每一个绝对贫困人口。光伏扶贫作为我国最重要的工业扶贫模式,取得了非常显着的扶贫效果。然而,在不断深化的过程中,各种问题相继暴露出来,直接影响到光伏扶贫的质量。

2014年10月,国家能源局和国务院扶贫办公室联合发布《关于实施光伏扶贫工程工作方案的通知》,计划在六年内组织实施全国光伏扶贫项目。自2015年在8个省的48个县启动试点项目以来,光伏扶贫现已扩大到16个省的471个国家级贫困县,累计装机容量近700万千瓦,成为行业脱贫的最有效途径。通过实施光伏扶贫项目,全国150万农民获得精准扶贫服务,每户年收入增加3000元以上,相当于每年提供45亿元扶贫资金,成为各地区精准扶贫的最重要举措。光伏扶贫作为一种集绿色扶贫、造血扶贫和工业扶贫于一体的高效、准确的扶贫模式,不仅使贫困家庭年复一年拥有经济来源,而且可以解决未来10年、2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经济发展问题。它真正走出了工业扶贫、生态发展扶贫和清洁能源建设扶贫的崭新道路。它从根本上解决了长期困扰中国绝对贫困地区的重大问题,“长期扶持后仍难以脱贫”,甚至今年的扶贫和明年的扶贫。

刘汉元表示,目前中国光伏扶贫项目分散分散,实施过程成本高,运行维护管理相对困难。同时,光伏扶贫工作普遍存在着注重前端建设、忽视后期运行维护、甚至缺乏运行维护的问题。对于光伏扶贫项目,地方政策更注重建设资金水平,对前期建设和补贴有相关解释,但对后期运维团队和运维资金来源关注较少。此外,光伏电站运行维护市场本身也存在许多问题,如行业标准缺乏、准入门槛模糊、人员素质参差不齐、低成本竞争等。所以以后贫困电站的运行和维护并不乐观。从长远来看,发电收入得不到保障,扶贫效果将大大降低。

此外,光伏扶贫资金不足、融资困难的问题依然突出。2016年,国家发展改革委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实施光伏发电扶贫工作的意见》,对光伏扶贫项目融资方式进行了相应解释。然而,在实施过程中,政府的扶贫融资和参与扶贫项目开发的企业融资都遇到了很大困难。一方面,现有的国家扶贫基金已经形成了一个固定项目,几乎不可能将资金从现有项目转移到新项目。另一方面,根据国家能源局和国家扶贫办公室发布的《关于“十三五”光伏扶贫计划编制有关事项的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