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收到一封来自搜房网CEO的公开信:品牌保护费我不再交了

5月20日上午,搜房网CEO李忠近日致信百度董事长李彦宏,公开解释搜房网(sofang.com)在百度搜索中遭遇的不公平,并表示没有诉讼的希望。他必须以“北京大学校友”的名义发出一封公开信,并“跳出来为他的公司说话”

事实上,由于商标问题,在美国上市的SouFun.com(sofang.com)和搜房控股(搜房网)已经打官司多年。最终,由北京道杰仕投资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运营的SouFun.com(sofang . com)获得了“搜房网”的商标所有权,但在百度搜索、品牌区和百度百科上,李忠表示,搜房(sofang.com)在法律判决后仍然没有应有的权利。

李忠在公开信中写道:在大二的网站上加一个“V”,这样它就可以成为百度认可的所谓“官方网站”或“诚信企业”。现在差不多一年半了。该机构和部门推卸了他们的责任。该流程尚未转移到您的任何部门,并且至今尚未添加。我在百度上买了自己的名字,你称之为“品牌区”保护。百度对“搜房网”名下的“品牌区”保护费每年报价超过1000万元,“搜房网”的“品牌区”保护费每年报价超过2500万元。有了这个判断,我会和你谈谈百度对“分散的主要需求”和“客户体验”的回复。如果你想在百度上展示自己,你必须被迫购买自己品牌的“品牌区”。如果你不这样做,你将会显示大量的其他网站。

此外,李忠还表示,百度董事长李彦宏与大二控股(搜房网)有4亿元的投资关系,该公司将私有化并返回中国借万里股份上市,并在上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具体披露了此事。李忠认为是他“搞砸了投资”,所以百度通知他删除百度百科中“搜房网”和“搜房网”的内容,但没有书面解释。

李忠说:“不显示我们的名字是你的自由。您可以显示空白页或“404”。然而,搜索百度后,页面上显示的“搜房网”和“搜房网”不是我们,而是其他名字的网站。那我一定会起诉法律或者在法律框架下采取一切手段来对抗你。我不在乎成千上万像我们这样愤怒的企业会做什么,我再也不会忍气吞声了。我不会再等了。”

于是,搜房网(Soufangwang)首席执行官发布了这篇《搜房网总裁李忠:致北大同学李彦宏的一封公开信》文章。

以下是《搜房网总裁李忠:致北大同学李彦宏的一封公开信》的原文:

李彦宏:

我叫你这里的同学,不是为了和你交朋友,爬梯子,或者和你的任何同学交朋友。如你所知,我们这些来自燕园的人永远不会要求任何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在北京大学互相践踏也是我们的天性。我说要依法办事,你跟我谈用户体验,我谈我的生意和个人兴趣,你跟我谈价值观和梦想,所以,你发一封内部信件,我就发一封公开信。

正如钱理群先生指责我们的那样,我们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智商高、风俗习惯普遍、年老、表现好、合作良好,都是北京大学培养出来的。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试图改变中国,我们的头脑被打破了,我们的能量还没有释放出来。我也不想做一个绅士,拐弯抹角地说一些伟大的原则、价值观和梦想。现在我有足够的精力只为自己的利益说话。

我第一次了解贵公司是在16年前,当时贵公司的一名销售人员来到我的办公室,说北京大学的一名同学创建了一个名为“百度”的搜索引擎。他要我为你的搜索引擎付费,说它可以取代我们“搜房网”的搜索框,并将其插入搜房网的网站,说新浪和搜狐的网站做了同样的事情,并记住一年的成本是几十万。我认为这个想法很荒谬,没有被采纳。当时,我也是一家广告公司,《北京号簿》,是黄页分类广告。公司里有数百名商业人员。百度的一名经理过来试图说服我成为百度的代理。我想我们太忙了,没有做自己的工作,也没有采纳它。老实说,百度当时并不十分出名,同时在国内外仍然有很多搜索引擎。

从那以后,随着百度搜索引擎的崛起,它的角色发生了变化。2006年,一个和我们同名的网站赚了一大笔钱。资本和百度搜索引擎入口的结合购买了百度上中国热门住宅区或建筑名称的所有关键词。交通流量,加上中国互联网和房地产业的崛起,使得这个网站战无不胜。我们和同名网站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我们只能用商标等文件向你投诉,但在那个野蛮的时代,我无能为力,很快我们就被逼到了墙角。现在很多人问我为什么当时没有起诉。事实上,我已经起诉了这种事情,但对象是3721。我们为“网络实名”支付了3721年的费用。但后来,他们实际上违反了合同,把它卖给了出价最高的同名公司。我们向法院起诉。法官解释说,该网站不是政府机构。这是一种“公司行为”。它卖了它想卖的任何一个。公开诉讼的结果并不理想。虽然3721也私下支付了一些钱,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我并不认为它会有通过诉讼的好机会。所以,这不是关于北京大学的学生没有起诉你百度。

可以说,无论是我的“搜房网”还是随后《北京号簿》黄页的下滑都是搜索引擎快速发展的结果,特别是在谷歌退出中国之后,在资本、管理和思维方式不如人的情况下,我们的声音基本消失了。百度彻底改变和培养了中国人的互联网习惯,随后对豪123的收购和对交通入口的挤压使我无法找到突破。我所有的智慧和努力都是徒劳的。无论如何,百度的崛起是我们公司业务的重要转折点之一。因此,百度的成功也是许多像我这样的中国企业的失败。

为此,我不怪百度。有抱怨也没有抱怨,因为这是一个世界性的趋势。如果你随波逐流,你会成功的。如果你违背它,你会死的。互联网的成功率不高,你愿意接受赌博的失败。不仅如此,百度和你已经成为许多像我这样的北大人的骄傲。百度在阳光下赚钱。

好吧,让我们言归正传。经过十多年的拉锯战,我们终于在高等法院赢得了商标诉讼。除了原来的商标,我们基本上屏蔽了同名对手的幸运心态,对手也改名了。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已经开始大规模尝试在百度上投放“搜房网”广告,并对百度有了更深的了解。

在大二的网站上加一个“V”,这样它就可以成为百度认可的所谓“官方网站”或“诚信企业”。已经快一年半了。该机构和部门一直推诿搪塞。我不知道流程转移到了哪个部门,也还没有添加。

购买自己的名字并在百度上显示。你称之为“品牌区”保护。百度对“搜房网”名下的“品牌区”保护费每年报价超过1000万元,“搜房网”的“品牌区”保护费每年报价超过2500万元。有了这个判断,我会和你谈谈百度对“分散的主要需求”和“客户体验”的回复。如果你想在百度上展示自己,你必须被迫购买自己品牌的“品牌区”。如果你不这样做,你将会显示大量的其他网站。

无奈,后来我只能买一个名为“搜房”的“品牌区”来保护它。顶部是我们的,底部是别人的。至于“搜房网”的“品牌区”保护费,百度称,因为“主要需求分散”,我没有资格花钱,也负担不起。这一页挤满了其他人。我们完全没有信息,我们必须把百度搜房网的所有负面新闻报道放在一起,不能解释。

这种感觉就像每个万圣节的“不给糖就捣蛋”。

我一手拿着钱,另一手拿着高等法院的判决。我低头去百度买自己的名字,但你百度还是让事情变得困难。我以谦卑的态度和你谈判了将近两年。人们可以和你一起度过多少年?

想想你高尚的废话,比如百度所谓的“分散的主要需求”和“客户体验”。很清楚这里的问题,人不是多付钱了吗?钱不如人,我也忍着!在同一句话中,那些

日前,上市公司"万里股份"宣布,"搜房网"将借壳上市。你的个人公司李彦宏投资4亿元参与此事。这个所谓的“搜房网”是因为与我们有十多年的利益关系而败诉的。多年来,它也是百度广告的黄金拥有者之一。

你可以假装你不知道这件事,但你自己的公司投资了4亿元,并以百度的善意为借口进行代言和平台来影响市场对此事的认可。这件事过去不能完全掩盖,都写在上市公司的公告上。

凭借你的高智商和老式的金融手段,我组织了一个团体来愚弄你,在百度的支持下,我向中国的162亿股东出售了一笔价值3.2亿美元的资产,并以猪的身份向千千的1000万中国股东出售了资产来赚钱。我没有控制力,没有权力,没有这么高的社会责任感,我在你眼里只有嫉妒、嫉妒和仇恨。然而,以我的"房屋搜索"和"房屋搜索网络"的名义,你向我借了钱。你这样做侵犯了我的利益。我肯定会超越我的能力。即使你认为我像唐吉诃德一样愚蠢,我也会这么做。

如果你不把好东西弄乱,我和我的公司就没有未来!

所以,请放心,我会尽我所能毁了你的好事!几天前,我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用搜房商标和最高法院的裁决粉碎了你。当然,我跳了出来,你的40亿元投资失败了。也许你有这种宽宏大量,这种投资对你来说算不了什么,但一群擅长表演、知道如何合作、在你的公司里智商很高的人可能不会这么想。因此,为了安全起见,我们不会被你们公司的这群人折磨,“打败”我们,“世界上有什么更好,世界上有什么更好”。即使你不打算给我设置障碍,其他人也会试着去理解它的意思。我会把我的话公之于众并明确指出来,将来这个省里的每个人似乎都有一些崇高的理由。

如果你还记得我们年轻的时候,在北京大学的演讲厅,我们坐在观众席上嘘那些在舞台上从容不迫、满嘴空话的官员和学者,那么你现在的角色就是舞台上的人。想想为什么人们会嘘你。你今天为什么激起公众的愤怒?我只是在演讲厅里嘘你的人。

百度就像机场高速公路上的收费站,每个人都很无聊,没有人想和你作对。有兴趣意味着有兴趣。你九岁了,我九岁了。不要用任何价值观来包装自己太高尚。

你反应够快了。周末,百度通知我们公司从“百度百科”中删除“搜房网”一词。我们说,嗯,最好给出一个书面解释。你回答说百度永远不会对此事发表书面解释。要知道,这个词是我花钱买的,为了钱,你也应该给个说法!

今天,我站在你的门口,付钱和你说话。请尊重法院的判决,并根据法律的基本规则行事。

我也可以明确告诉你,我可以支付百度的业务推广费,但我不会为我们的名字将来在百度上显示支付这种保护费。你可以删除百度上所有的“搜房网”和“搜房网”,或者可以说这是“企业行为”。您可以显示空白页或“404”,而不显示我们的姓名。但是,查询百度后,页面上显示的“搜房网”和“搜房网”不是我们。但是有其他名字的网站,我会起诉法律或者在法律框架下采取一切手段来对抗你。我不在乎成千上万和我们一样愤怒的企业会做什么,我不会忍气吞声。我不会再等了。

套用马丁尼姆勒(Martin Nimler)最近非常流行的“马的对象”:

“在中国,贾平凹、韩寒等文学界最初起诉百度侵权。我不说,因为我不是作家;然后环球、华纳和索尼等著名唱片公司起诉百度。我不说,因为我不是音乐家。后来优酷、腾讯、乐视、搜狐等纷纷向国家版权局投诉百度。我没有说,因为我不是导演或演员,也没有任何电影或电视作品。american federation of technical engineers 美国技术工程师联盟

我们这一代的土鳖已经与泥和绿藻混在一起很久了,不可避免地,土壤会有鱼腥味和臭味。然而,你们海龟已经迅速从新鲜退化到完美,变得像我们这一代。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个人问题。如果以前的百度和今天的百度有什么不同,请改编宋美龄的一句话:以前的百度只是因为他们没有尝到权力的真正滋味。今天的百度是中国互联网之王。它被颐指气使,没有真正的竞争对手。

当我们年轻时哭泣时,绝对的权力产生绝对的腐败。不仅是为了政治,也是为了一切。

所以,这个世界已经受苦很久了!风和草的轻微运动都会引起波浪。

如果每年有数不清的侵权诉讼,你可以有一个“百度法庭”来审理你的案件。即便如此,它仍然是无用的。

当然,百度不是一无是处。有了你,舆论更加和谐,思想更加统一,相关部门的工作更加轻松。

倒所有的脏水,我准备好了。你有很多公关公司,我有足够的心理承受力。

现在,我把它表达给你,然后在线发送。如果你能阅读这篇文章,想想钱理群先生的斥责,不仅仅是你,还有我们,至少是我.

李忠

2006年5月17日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本文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来源。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